社工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工网 社工动态 查看内容

四川作家 残疾诗人杨嘉利 生命之诗 不见不散

2002-1-1 02: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0| 评论: 0|原作者: 成都商报|来自: 成都商报

摘要: 2018年11月10日上午10点(周六),成都商报用户节将在东郊记忆成都大舞台隆重登场,《彼岸花》签售会也将同时举行,欢迎各位好朋友届时前往捧场哈。 四川著名作家、残疾诗人杨嘉利 13281274881

四川作家 残疾诗人杨嘉利 生命之诗 不见不散

四川作家、残疾诗人杨嘉利 生命之诗,不见不散!

2018年11月10日上午10点(周六),成都商报用户节将在东郊记忆成都大舞台隆重登场,《彼岸花》签售会也将同时举行,欢迎各位好朋友届时前往捧场哈。

四川著名作家、残疾诗人杨嘉利 13281274881

来源:成都商报

四川著名作家、残疾诗人杨嘉利诗集《彼岸花》相关资料

一、积极乐观向上残疾诗人杨嘉利分享诗集《彼岸花》

来源: 四川在线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李丹)9月28日下午,由四川省作家协会、省残联主办的成都残疾诗人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在成都举行。

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杨嘉利,半岁时因高烧严重损伤小脑,落下终身重度残疾。但在其后47年的人生里,他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文学创作,书写了一个感人的励志故事。对杨嘉利来说,写诗不难,写字难。双手不灵活的他写字极其吃力,别人几秒种写一个字,他却要花上好几分钟。后来,有了电脑,但敲击键盘对他来说依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2016年夏天,杨嘉利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他才发现智能手机上的笔画输入法用起来要轻松很多,于是开始用手机进行创作,诗集《彼岸花》便是他用这种方式创作完成的第一部作品诗集。

今年47岁的他,没有上过一天学,直到13岁时才在大姐的教导下识字。由于热爱文学创作,他在多家期刊、报纸发表了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新闻特稿等多种题材的作品1000多万字,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经济日报记者。曾获成都市“金芙蓉”文学奖、成都市“自强模范”,著有诗集《青春雨季》、《彼岸花》、长篇自传体小说《男人站起是座山》。

当天分享的《彼岸花》,共收录短诗330首,分为“梦的花语”“爱的独步”“生的低吟”和“彼岸之花”四部分,是杨嘉利多年来对人生的一点感悟。杨嘉利是一个诗人,是一个“残疾诗人”,但在他的诗里,看不到他对残缺身体的抱怨,诗的字里行间都是积极乐观向上的思辨,是他对这个世界的领悟。

二、写诗不难写字难 脑瘫诗人杨嘉利用手机写出《彼岸花》

来源:成都商报

有一天,生命的树

在此岸枯萎

灵魂,便要展开

她的翅膀

飞向了彼岸

……

这是杨嘉利的诗集《彼岸花》中的诗句。今天,成都“脑瘫诗人”杨嘉利带着诗集《彼岸花》在言几又(IFS店)举行分享会,与读者分享自己的创作故事。著名作家骆平、孙建军等参加分享会。

诗应该既让人看得懂 也觉得有趣

“我连小学都没上过,却走上了文学之路。我们家旁边有个烈士陵园,1986年我去散步,内心有表达的冲动,回去就用文字记录了下来。”活动现场,杨嘉利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历。他表示,“因为右手无法拿笔,这么多年我一直用左手写字。我用不断写作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杨嘉利,1970年11月生于成都,重度残疾。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半岁时,杨嘉利因高烧严重损伤小脑神经,落下终生残疾。但在其后近五十年的人生里,他克服困难,坚持文学创作。

杨嘉利的诗集《彼岸花》由330首小诗组成,分为“梦的花语”、“爱的独步”、“生的低吟”、“彼岸之花”四辑,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虽然是一个“脑瘫诗人”,但在他的诗里,看不到他对残缺身体的抱怨,字里行间都是思想者的思辨。

余秀华说,“诗歌是一个很小我的事情”。杨嘉利则认为,诗是写给别人看的,所以应该既要让人看得懂,也要让人觉得有趣。

拿笔写字不易 他用手机写出《彼岸花》

杨嘉利18岁在《晨报》发表处女诗作《回顾》,23岁出版人生第一本诗集《青春雨季》,并获得成都市政府设立的最高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被四川省作协吸收为会员。写诗难以为继,他转写新闻,全国刊发,好稿不断,自食其力,正式入职四川经济日报社。

截至目前,杨嘉利在《星星》诗刊、《青年作家》等百余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新闻特稿等共计一千多万字。出版个人诗集两部,《青春雨季》《彼岸花》。

写诗不难,写字难。在靠纸笔写作的年代,双手不灵活的杨嘉利写字极其吃力,别人用几秒钟写一个字,他却要花上好几分钟。那他到底是如何完成这本诗集的呢?

“2016年夏天,我学会使用智能手机后,才发现智能手机上的笔画输入法用起来要轻松很多,我便开始用手机在QQ软件上进行创作,诗集《彼岸花》便是我用这种方式创作完成的第一部作品诗集。”杨嘉利说。

“他的《彼岸花》,是对自己前世今生的叩问,对当下与未来的思考,既可完整成书,又可片段传播。他的故事,让我们感悟,茫茫人世,最珍贵的是向往崇高的人格,追寻生命的厚度。”对杨嘉利的诗,《星星》诗刊原编辑部主任、原四川省作协创研室主任孙建军如此评价。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张世豪

摄影记者 王勤

编辑 刘艳美

三、四川47岁残疾诗人杨嘉利用文字与生命对话 拓写励志蓝本

人民网成都9月29日电(王军)文字无言,掷地有声。琴弦低颂,不屈人生。昨(28)日下午14:30,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四川经济日报联合主办的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在成都言几又·IFS店温馨开场。

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骆平,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助理、四川农村日报总编辑姜明,四川经济日报社社长、总编辑李银昭,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理事孟晓星等领导出席分享会。此外,还有来自文学界、各大媒体、成都高校的嘉宾及文学爱好者130余人参与了此次分享会。

这是一场属于四川经济日报社记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杨嘉利的个人专场活动。此次活动,旨在通过对其最新诗集《彼岸花》的分享,让更多人从字里行间、从当面交流里,认识这位了不起的创作者,了解他47年艰难跋涉的人生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关注他的生命、生活与梦想,传递社会正能量。

读书分享会不计其数,如此牵动人心的,却为数不多。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杨嘉利,半岁时因高烧严重损伤小脑神经,落下终生残疾。但在其后47年的人生里,他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文学创作,书写了一个感人的励志故事。

写诗不难,写字难。在靠纸笔写作的年代,双手不灵活的杨嘉利写字极其吃力,别人用几秒钟写一个字,他却要花上好几分钟。后来,有了电脑,但敲击键盘对他来说依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智能手机时代,他学会了用手机里的输入法创作。《彼岸花》便是他用手机作为工具创作的第一部作品。

本次分享的诗集《彼岸花》,共收录短诗330首,分为“梦的花语”、“爱的独步”、“生的低吟”和“彼岸之花”四辑。第一辑“梦的花语”是一些写给儿童和少年的碎语;第二辑“爱的独步”是他在情感上的体验,更是对远去的青春时光的一次追忆;第三辑“生的低吟”是他在前半生岁月里对命运以及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一些领悟;第四辑“彼岸花” 是他行走于病痛人生中对于这个生命的终极意义,也就是“死亡”和“灵魂”的思考。在杨嘉利看来,诗集中的每首诗,都是他心灵上的一次绽放。

14:30,活动准时开始。全场观看了由《四川经济日报》新媒体中心制作、时长4分钟的杨嘉利个人介绍视频。随后,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助理、四川农村日报总编辑姜明,四川省作协名誉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鲁迅文学奖评委曹纪祖,《星星》诗刊原编辑部主任、原四川省作协创研室原主任孙建军,资深媒体人、著名作家田海燕四位特邀嘉宾分别对诗集的四个部分进行了分享和解读。

“他的《彼岸花》,是对自己前世今生的叩问,对当下与未来的思考,既可完整成书,又可片段传播。他的故事,让我们感悟,茫茫人世,最珍贵的是向往崇高的人格,追寻生命的厚度。”对杨嘉利的诗,孙建军如此评价。

嘉宾们分享的是杨嘉利的故事,遇见的却是他在苦难中奋进前行的的励志人生——求学无门,家人引领,他自学到初中文化水平;无力工作,他创作诗歌自谋生路,18岁在《晨报》上发表了处女诗作《回顾》,23岁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诗集《青春雨季》,并获得成都市政府设立的最高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被四川省作协吸收为会员;写诗难以为继,他转写新闻,全国刊发,好稿不断,自食其力,正式入职四川经济日报社。

截至目前,杨嘉利在《星星》诗刊、《青年作家》、《四川日报》、《四川农村报》、《知音》、《家庭》、《四川经济日报》、《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女报》、《深圳青年》、《婚姻与家庭》、《中国乡土文学》、《重庆晚报》、《春城晚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了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新闻特稿等共计一千多万字。出版个人诗集两部,《青春雨季》《彼岸花》。

听完分享,在场的无数双眼睛热泪盈眶。“我要把杨老师的精神分享给朋友们。”今今乐道读书会成都会长敬柱英不仅赶来参加杨嘉利的分享会,还特意带来了礼物,并在现场购买了部分书籍。而来自成都大学的一位学生观众希望能够留下杨嘉利的联系方式,表示要向其学习。

无声的文字,铿锵的语言。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为每一个正经历困难的人拓写了一个励志蓝本:苦难中奋起,彷徨中前行,做自己的阳光。

阅读全文:http://sc.people.com.cn/GB/n2/2017/0929/c379469-30793454.html

四、残疾诗人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

来源:四川人民广播电台《携手同行》第三十五期

在国庆节前夕,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四川经济日报联合主办的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在成都举办

10月1日20:30,由四川省残联与四川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节目四川综合广播调频FM98.1共同打造的广播类专题节目《携手同行》第三十五期,又和亲们见面啦!

《携手同行》节目

2017年10月1日(20:30-20:50)

节目主持人:张晗

嘉宾:盲人韩宇

责编:冯应

在国庆节前夕,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四川经济日报联合主办的杨嘉利《彼岸花》诗集分享会在成都举办。

五、向死而生 ——读杨嘉利诗歌《彼岸之花》随感

来源:华西新闻 2017-10-13 21:54:39 来源: 华西都市报

文|夕夏

死亡的花

开放了,她绚烂了

灵魂的路,或用暗香

嘲笑了那些尘世间

争奇斗艳的芬芳

这是诗歌《彼岸之花》里的句子,作者是残疾诗人杨嘉利。

彼岸花

对于杨嘉利而言,写作似乎是他生命的全部,诗歌、小说、散文,他样样拿得起放得下,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是诗歌。

二十多年来,不管生活如何困顿、艰辛,他始终与诗歌为伍,让文字在自己的生命中起舞,相继出版了诗集《青春雨季》,完稿一本散文集、一本自传体小说之后,他又将出版新的诗集《彼岸花》。这本诗集共收录了330首短诗,分为“梦的花语”“爱的独步”“生的低吟”“彼岸之花”四部分。

杨嘉利的最新诗集《彼岸花》的第四节,我自然想起了李银昭的文章《李叔同:别如秋叶之静美》,按说诗歌和散文是两种不同的文学体裁,并无多大的关联,引起我联想的,是杨嘉利曾多次写过李银昭文章的评论,让我感觉他的精神世界里住着那么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李银昭。

从《彼岸花》第四节《彼岸之花》“死亡的花”和“灵魂的路”里,可以看出,这些诗句对死亡的向往,就像生来就是为了死亡而存于世间的形式。李银昭的文章《李叔同:别如秋叶之静美》里通过弘一法师的生平来诠释泰戈尔诗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精美”的含义,并以身边人面对死亡的态度和离世时不同的方式告诉读者: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坦然面对才能更好地面对生存。好好地活,静静地死,人生才是圆满。

我当时看了,感到无比轻松和平静,按照这样的精神向度,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生命形式的最高境界就是“向死而生”?再仔细翻看《彼岸花》的第四节《彼岸之花》的诗作,大多与死亡有关,比如说“有一天,生命的树/在此岸枯萎/灵魂,便要展开/她的翅膀/飞向彼岸”等等。杨嘉利用生命实践写就了诗歌,用诗歌完成了对生命的解读,透露出的死亡是另一种人生的开始,而李银昭传递的生命形式,死亡是归宿。这是两者精神领域的区别。

诗歌,是语言艺术的精华;诗歌,也是人们表达精神情绪的最简洁的载体。

特别是新诗,是最自由的一种文学体裁,关于诗歌的写作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一种诗歌倾向,讲究先锋性,既是先锋,就得玩“高深莫测”,让人莫不着头脑才叫真正的诗歌。这种写法,我觉得是顺应了时代的小众潮流,也是时代的进步,见仁见智,无可厚非。但是,向真、向善、向美,抒情达意,应该是各种流派的共同目的。杨嘉利的诗句,总是以自身生命的体验和朴素的真情,触动读者的心扉,让人难以忘怀。他曾写过一首怀念父亲的诗,让无数人为之动容——“爸爸,天堂的路远吗/那一刻你轻轻地松开了我的手/转身而走,我知道/从此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你将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未知的某一天,与你重逢于另一个/春暖花开的世界……”

走出杨嘉利的诗行,我想,用直白的句子演绎出深刻的生活、生命与爱的意义,应该是诗歌的一种境界追求。看看泰戈尔、仓央嘉措、海子写的诗,虽浅显易懂,却有力度,散发出一种人性的大美与大爱,造就了一个时代的经典。既是经典,就值得后人学习与传承。

欣赏杨嘉利的诗作,是因为从他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诗句里,我触摸到“人性的大美与大爱”。纵观他的《彼岸花》,就是作为残疾作者对生命的解读,对美好的向往,所体现出来的对人生况味的超然觉悟,是我们正常人所不能领悟的——这是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在外人眼里无法生活自理的人,在身体重度残疾,拿笔都困难的情况下,杨嘉利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成为社会和家庭的负担,他用一支生花的妙笔,完成了生命的涅槃,发表的作品竟然比正常作家的产量还要高几倍。而他的诗歌所散发出来的精神的力量,让我不得不仰视其伟岸。

时光中,残疾的身躯没有庸俗地“死”;诗歌里,却完成“夏花之绚烂”般的“生”——这,就是诗人杨嘉利!

六、风雨人生 | 人物专访:彼岸花的绽放(下)

2017.11.10 文学成都电台新闻资讯998频率专题节目《风雨人生》

11月5日下午15:10,由成都市残联与成都电台新闻资讯998频率,共同打造的广播类专题节目《风雨人生》,又和亲们见面啦!

本期主题:人物专访:彼岸花的绽放(下)

《风雨人生》节目

2017年11月5日(下午15:10)

节目主持人:吴军

嘉宾:杨嘉利

您正在收听的是成都新闻广播998《风雨人生》

吴军:好,998《风雨人生》,欢迎您继续回来。通过深情电波要真诚感谢四川仁爱医疗基金会和武侯善工助残中心对我们节目音频转文字项目的大力支持。每周六节目直播期间,热线电话一直为您开通着,欢迎朋友们及时跟我们保持联系,有志愿者导播耐心倾听您的诉说,号码是84336757。

一个人,感动一座城,

从高烧不退终身残疾到5次求学被拒,工厂打工被欺负,校外等人被驱赶,

这一路,他一直行走在黑色的大森林里。

从自学文化到自谋生路,自食其力,自强不息,

这一路,他从未向命运低头。

风雨47年,他以不屈的灵魂拖着残障的身躯铺就文学创作之路,让无数人钦佩。

阳光人生“彼岸花的绽放”,继续播出!

吴军:好的,欢迎朋友们继续回到我们的阳光人生,今天播出的是“彼岸花的绽放”。现在杨家利和他的朋友就坐在我们的直播间,家利老师好!

杨嘉利:主持人好!

吴军:欢迎您!您身边的这位朋友我们也请自我介绍一下。

熊仁汀:大家好,我是杨嘉利老师的朋友,我叫熊仁汀。

吴军:熊仁汀哈,小熊。嘉利老师,您不到1岁就因高烧造成了脑部的神经损伤,是吧?

杨嘉利:对。

吴军:那么我们很想了解,它给您带来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杨嘉利:比如我的语言,还有我的手不是很方便,这个是我最大的障碍。

吴军:说的就是对他的语言和肢体造成了很大的障碍,是吧?小熊。

熊汀:是的,他讲话不是很清楚,然后手写字、吃饭都不是很方便,还有就是脚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

吴军:比较困难。

杨嘉利:对啊。

吴军:5次求学被拒,您还是选择了自学?

杨嘉利:对。

吴军:为什么这么艰难,屡受打击还是要学习呢?

杨嘉利:因为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如果我再不学习,再没有文化,那我这一生可能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活着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吴军:我们是基本能听清楚的,我不知道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是不是也能明白。小熊,能不能简单再给我们翻译一下。

熊仁汀:好的,我来帮他翻译一下。杨嘉利老师就说,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再没有文化的话,那这辈子真的是什么也干不了,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吴军:就是想要努力的追求一种价值是吧?一种存在感。24年前,杨老师您出版了首部诗集,叫做《青春雨季》,是吧?

杨嘉利:对。

吴军:您觉得这对您意味着什么呢?

杨嘉利:因为当时24年前能出版一本诗集肯定是很不容易的,在那个时候,有了这本书的话,感觉自己在文学上有可能还可以走的更远,这是一种鼓励,应该这样说。

吴军:嘉利老师您别着急。小熊,来再给我们交流一下他的核心思想。

熊仁汀:好的。他说那个时候出版了这本诗集以后,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在文学上走下去,给了自己更多的信心。

吴军:一种鼓励是吧?

熊仁汀:是。

吴军:那么这么些年,嘉利老师,您除了文学创作,还做过其他什么吗?

杨嘉利:还从事新闻采访。

吴军:新闻什么?

熊仁汀:新闻采访。

吴军:咱们还是同行。

杨嘉利:对。

吴军:您从事新闻采访是兴趣的驱使还是为了生存呢?挣些稿费嘛,是吧?

杨嘉利:两个原因都有吧。

吴军:两个原因都有。觉得新闻采访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杨嘉利:因为我感觉到我在采访别人的时候,别人的故事能够给我一些鼓励和启示。我觉得这个是我做新闻采访感到最有价值的地方。

吴军:这也是从事新闻工作最大的一种魅力了。

杨嘉利:对。

熊仁汀:他的意思是说他在采访别人的时候也会从别人的故事里受到鼓励和启发,这个是他觉得做这个采访的价值所在。

吴军:前不久您是出版了自己的第二本诗集,为什么把它取名为《彼岸花》呢?

杨嘉利: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生和死是人的两个方面,有有生就有死,有死也就会有生,这是我的看法。那为什么会把我的这本书取名叫《彼岸花》,因为我想,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就好好活着,将来如果有一天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那就非常坦然的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我觉得这样的经历才会更会有它的意义

熊仁汀:他的意思是说,他觉得生和死是人生的两个方面,有生就有死,有死就有生,所以他就说,那我们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好好的去活着,那么死了以后很坦然的可以面对死亡。

吴军:对对对,就是对死亡的一种态度。

杨嘉利:对。

吴军:这些天为了做嘉利老师的报道,我也是认真的拜读了您的第二本诗集《彼岸花》。

杨嘉利:谢谢。

吴军:您看,第一集《梦的花语》是一些写给儿童和少年的,由于身体的原因,嘉利老师说,“我没有自己的小孩,但并不等于我不爱孩子,懂孩子。相反,正因为没有自己的小孩,我才能把目光投射在了更多孩子们身上,也更能洞察和了解他们的内心,并触摸到他们的所思所想”。下面我们就有请本台的主持有袁宇来为我们演播其中的一些片段。

你笑了,像一朵花开,红红的脸蛋上映出了人世间最美的祝福。尽管你是用啼哭声问候了这个世界。

人生就是这样,且要学会把泪水饮成一杯酒,喝下去,然后一脸骄傲。

我知道,你的心并不快乐,可我要拿走什么才能够换走了你的忧伤呢?

前行吧,我的孩子,纵然苦难在人生路上没有绚丽的花开,也没有温暖的阳光,但至少还有泪水肆意流淌。

歌唱吧,欢快的鸟儿,在你振翅高飞的那一刻,可知有温暖的祝福藏在你看不见的眼光中。

吴军:“诗集第二集《爱的独步》呢,则是基于我在情感上的体验”,这是嘉利老师的分享,更是我对远去的青春时光的一次追忆,我们来听舒琳的朗读。

我还是在你的远方吗?等了多年,也走了多年,却有总也走不完的时光隔在了你我之间。

谁的足音踏向了夜的寂静?是晚归的人,还是早醒的心。

头发白了,眼也花了,连牙齿也落了,可爱情呢?会是更真实了。

吴军:好,一段广告之后我们继续回来。

各位正在收听成都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风雨人生》节目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肖玉,让我们共同来关注残疾人事业,关心和帮助残疾人,携手走过风雨人生。

吴军:成都新闻广播,正在进行的是《风雨人生》,今天我们进行的是《风雨人生》的“阳光人生”小栏目,今天推出的是杨嘉利老师的一个专访。刚才听了杨嘉利老师《彼岸花》诗集的第一、第二部分,那么《生的低吟》是诗集的第三集,这一部分是嘉利老师在近50年的生命岁月里对命运,也是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一些领悟。他说“我想,人的生命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形式的生命,并非完全在于他拥有超越其他生命形式的智慧,也不在于他可以用这样的智慧去改变所生存的这个世界,而更应该在于他可以用他的智慧去思考生命的几十年里如何才能活出精彩和价值。”接下来我为您节选其中的片段。

不要相信生命还有很多时光,它原本就像一本书,谁知道上帝的笔将会停留在哪一页上呢?

时光就这样,它将会悄无声息的抹去一切,原是不分富贵还是贫贱,繁华或者荒。

阳光有时候并不是从一早就照耀了这个世界,它或许只将成为了金色的晚霞在你人生的暮年放射出绚烂的光芒。

既然不会被幸运所眷顾,那么就只能用努力来撑起了你的人生。

生命,要像一朵冰山之巅的雪莲,圣洁的盛开,然后又圣洁的凋谢。

吴军:杨嘉利老师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年是正式进入到《四川经济日报》工作,具体就是做记者,也进行一些采访报道。本周四,我在《四川经济日报》社跟嘉利老师所在的部门,新媒体部副主任张瑞林进行了一番比较深入的沟通,关于报社录用嘉利老师,张主任是非常的坦率,我们来听一下。

【插入采访录音…】

吴军:张主任,您再简单聊一下,咱们为什么会接纳残疾程度如此严重的杨嘉利老师?并且还不单单是把他作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还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员工,你们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是吧?你们的理念,你们的想法是什么?

张主任:首先我们接纳杨嘉利是出于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报社报纸版面有副刊,我们需要引进这样的人才。杨嘉利老师他20多年一直在写人物深度稿件比较多,写诗、写散文比较多,我们需要引进这样的人才;第二个是因为杨嘉利本身独特的生命个体所带给他生命的感悟,正常的朋友是达不到他那种境界和感悟的。我们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一个残疾朋友去对待,我们把他放在一个和正常应聘者同样的位置来进行招聘的。所以基于这三点原因,可能考虑他残疾的部分比较少吧。

吴军:他在这儿主要是承担什么样的工作呢?

张主任:他就是写稿件,写他的散文,写我们的一个深度报道的稿件,时政类的新闻他不参与,因为时政类新闻必须要保证时效性。所以他更多的办公地点就是约好了人物去采访,采访完了回家写稿件,然后再交稿。我们报社对于他的出勤要求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因为他行动有点不方便。

吴军:既把他作为一个普通员工来对待,又有一些人性化的考虑,这个是跟他的身体自身条件所限有关系,是吧?

张主任:这个也跟我们李总一直跟我们提的,做新闻也要做出情怀的新闻更加容易感染人,更加能够让大众接受。

吴军:这里我们为《四川经济日报》要大大的点个赞。本期节目已经走到了尾声,让我们请《成都故事广播》的主持人媛媛节选《彼岸花》诗集第四部分的几段诗作为结束语吧。祝福杨嘉利老师平安幸福!文学生命常青!

彼岸之花,花开是一次致谢生命,你可知,每一朵花开之后,它的凋落便是又回到了时光的怀抱,回报了生命给予的庆典。

回家的路上,彼岸花盛开了,不管会走向天堂或地狱,那绚烂的花朵都将会是灵魂的光芒。

你引我从时光的远处走来,我送你向时光的深处走去。彼此的交汇便是人生,像花朵绚烂般的开放,然后又默默地凋谢。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一次开始,它将用另一个声音来问候这个世界。

假如生命离开,请不要用泪水和它告别,要相信,在另一个遥远的世界,它将诞生彼岸花盛开的季节。

吴军:好,本期《风雨人生》到此结束。今天的主持人是吴军,编辑笑冰,要感谢今天的两位志愿者导播何红言、唐慧婷,让我们相约下周六、周日同一时间再会!

素材:风雨人生

编辑:成都残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